转到正文

Fisu 2015

后黄金时代,我们热爱生活,我们无处可逃

存档

标签: 再见

周四倦怠

12月 9

当年我周末只休息一天的时候,还没咋觉得周末不经花—周六加班,周天休息一天,先是睡上半天,然后再逛逛街,挺惬意。现如今我终于名正言顺的有了个双休日,却总觉得周末呼呼呼就过去了,反而过不够周末了。

人是会懒散的吧,网上曾有一个“勤奋小人”和“懒惰小人”的段子—可以明确的是,在时光的推移中,我们的“勤奋小人”都被打死了。

眼看就要周五,周末的气息扑鼻而来,于是周四上班格外倦怠,脑袋昏昏沉沉。说来也怪,我进了新公司以后,在办公室里昏昏沉沉的感觉占到大多时候,莫非是被办公室里的无线网络给辐射的?要不怎么解释一出差我就精神倍儿饱满呢。

好了,又要到年末了,旧的愿望还没发生,却又要许几个新的。平时没细想过啥愿望,但过年的时候总会匆匆许几个,生活总要有点盼头,仅此而已吧。

那天交上辞职报告的时候,我并没有轻松多少。

毕业之后来到的这家公司,近期频频出现在网络和杂志上,很多时候,他们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多带着悲悯的腔调,让我很难过。可我也无法反驳,因为他们说的都是事实,虽然这些事实并未强加在我的身上,可是他们提到的这些人天天都在我的身边经过,想起来也让人悲上心头。我无法拯救他们,有时候,我甚至连自己都无法拯救。

在公司做了两年,从光有理论知识到现在可以带一个小团队运作,我承认自己有些成长,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开始我也讲不出哪里有问题,就是觉得忙啊忙,然后见过太多异常会处理大多异常时,时间突然变得琐碎,就像是白天打了一天的小地鼠,到了晚上,精疲力尽地回到住所,你刚打开电脑准备看下新闻,突然又接到电话,要你继续去处理那些偷偷溜走的、没来得及处理的地鼠。

后来,觉得自己真的是这个工业帝国的螺丝钉,每天就在那转啊转。当然,也会有有成就感的时刻,直接面对美国客户,跟他们交流,可是当这一切流程化以后,我又觉得自己是一颗螺丝钉,不过是高级些的罢了。

再然后的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人最重要的是时间,所以我不再逃避。继续窝在这里很容易,每年加点工资,每两年升一次职位,而且日子也可以越来越舒坦,跟同学比比,虽然不是最好但也不算坏,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来现在就可以看到10年后的我的样子。

所以,在“正确的做事和做正确的事”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做正确的事,因为正确的做事太容易,你的经验可以告诉你如何正确,如何避免过失,去做就好了。可是做正确的事需要判断和魄力,毕竟,“正确的事”很难去评估。

现在往回看,觉得就是少了点乐活吧,为一份不喜欢的工作努力奋斗,没有比这更讨厌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