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Fisu 2015

后黄金时代,我们热爱生活,我们无处可逃

存档

标签: 上班

那天交上辞职报告的时候,我并没有轻松多少。

毕业之后来到的这家公司,近期频频出现在网络和杂志上,很多时候,他们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多带着悲悯的腔调,让我很难过。可我也无法反驳,因为他们说的都是事实,虽然这些事实并未强加在我的身上,可是他们提到的这些人天天都在我的身边经过,想起来也让人悲上心头。我无法拯救他们,有时候,我甚至连自己都无法拯救。

在公司做了两年,从光有理论知识到现在可以带一个小团队运作,我承认自己有些成长,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开始我也讲不出哪里有问题,就是觉得忙啊忙,然后见过太多异常会处理大多异常时,时间突然变得琐碎,就像是白天打了一天的小地鼠,到了晚上,精疲力尽地回到住所,你刚打开电脑准备看下新闻,突然又接到电话,要你继续去处理那些偷偷溜走的、没来得及处理的地鼠。

后来,觉得自己真的是这个工业帝国的螺丝钉,每天就在那转啊转。当然,也会有有成就感的时刻,直接面对美国客户,跟他们交流,可是当这一切流程化以后,我又觉得自己是一颗螺丝钉,不过是高级些的罢了。

再然后的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人最重要的是时间,所以我不再逃避。继续窝在这里很容易,每年加点工资,每两年升一次职位,而且日子也可以越来越舒坦,跟同学比比,虽然不是最好但也不算坏,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来现在就可以看到10年后的我的样子。

所以,在“正确的做事和做正确的事”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做正确的事,因为正确的做事太容易,你的经验可以告诉你如何正确,如何避免过失,去做就好了。可是做正确的事需要判断和魄力,毕竟,“正确的事”很难去评估。

现在往回看,觉得就是少了点乐活吧,为一份不喜欢的工作努力奋斗,没有比这更讨厌的事情了。

最近不快事有三:考试、工作、找工作。

自作自受的考试在本月中就要迅猛的来临了,而今天我才把书看完了一遍,题做了两套。虽然自我安慰了无数次“这种职业考试没问题”的荒谬论调,但只要此事挂在心头,总是让人觉得一事未完。

工作就不提了。最近做了planner,在case遇到瓶颈时却总是畏缩在老大后面,懒得提意见,整个就一犬儒主义者。我咋就没想过要站出来说这方案不行呢?其实并非没想过,而是说了没用。话说回来,我还是一犬儒主义者,离彪悍的人生还差点距离。

找工作这事就更不靠谱了,投了大公司,大公司没消息,没投的小公司倒是天天打电话来让我去面试。整个就是一“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故事的翻版。得,不如看看积极面,做个好蛋。

上周收到公司的周末祝福短信,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咋回事,还不明真相的朋友或者以为我们公司party 委很搞笑的同志,请优酷一下我们公司的名字,你就知道我们公司为啥发如此的祝福短信了。

《新周刊》有云,所谓宅一族的定义是这样的:上班宅公司电脑,回家宅家里电脑,路上宅手机。以前还不觉得,不过这样一对比,自从有了M8,哪怕有一点的空闲时间都不会放过了,用手机上上网,看看新闻,自以为是不浪费时间。

偶然看到和菜头早年写的关于上班的一个系列,觉得有点意思,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上班这件事》共六部曲,分别写的是:

上班这件事

毕业后的选择:

一、念完大学回家乡
二、念完大学去中心城市谋发展
三、念完大学考研或者出国

上班这件事之二《欢迎来到肖申克》

缓慢而不动声色很重要,新人报道本来就是狂欢,安全的做法是保持低调,密切观察。千万不要上台表演,吸引注意力,那么你什么都不看不清楚了。

上班这件事之三《两种官僚》

新人上班,挨闷棍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权力和体制化需要如此。

 

上班这件事之四《白天不懂夜的黑》

所谓的现代管理,在我看来那是标准的法术。核心思想是让普通员工参与决策前的讨论和分析,用度让部分知情权的方法获得员工的支持,让他们误认为某项工作是“自己的”。又或者是用几套表格玩点数游戏,使得活人为了点数而奋斗,原理和拉磨的驴脑门前吊个萝卜是一个道理。

上班这件事之五《钱到用时方恨少》

如果当时银行把透支限额设置为1万,那么十年前我早就因为刷爆卡跑路,现在估计正在泰国普吉岛卖烧烤。

上班这件事之六《作为人的员工》

每一次,你都告诉自己:如果我能。。。那么我就满足了。事实绝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