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Fisu 2015

后黄金时代,我们热爱生活,我们无处可逃

辛迪姐

8月 5

辛迪姐推开门的时候疲惫不堪,我跑上去试图接过辛迪姐的包。辛迪姐没理我,弯下身低头换鞋,然后一同拒绝了我从身后的抱抱。

辛迪姐满腔怒火地批评我回来后什么都不做,衣服收了也不叠。

然后……10分钟以后,辛迪姐恢复了平静。

因为我说:辛迪姐,你不要急,我们慢慢说,跟我讲讲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那么生气。然后我们仔细回想,发现真的没有什么值得我们那么生气,相互理解才是我们的秘籍。好吧,辛迪姐,我最爱的辛迪姐,让我们开心,让我们快乐,让我们幸福,是的,让我们永远幸福。

放眼望去,这些年来一直在折腾,就拿这个blog程序来说吧,换来换去用过oblog、LBS和现在的wordpress,用oblog是因为习惯,有一天发现它升级了、程序跟以前不兼容了,遂动了尝鲜的念头,于是换了LBS,其实LBS并没什么不好,用了一年,又跟风用了WP。说实话我玩不转MySQL,加上又遇上无良IDC(也有可能是国内网络环境确实太差吧),站停了两个月,直到今天,如你所见,站又开了。

上一篇还在说时光匆匆流逝,来不及抓住时间的尾巴,两个月过去,也还是这样的感受。寻寻觅觅中,似乎一直都在找寻那个最新的事物。软件要用最新版本的,手机要刷最新的固件,淘汰还可以用的家用电器欢换新的。回过头来,那些抚着旧吉他的人也正在那弹奏最美妙的音乐。

回到当下,从生活在此时开始吧,拒绝浮躁。人生路还很长,每个人都要活一辈子的。

*头发
自从08年去路边店剪了一个贼短的傻发型以后,我每次剪头发都要跟发型师讲,打薄,稍微修一下就可以了。

从此3年来我再没有换过发型。

*喝的

换个了住所后,我们有了个小冰箱,于是小小的冷冻仓里装满了绿豆妹妹、随变之类的雪糕。

我承认我还是很喜欢这样的冷饮。至于喝的,在办公室每天一个茉莉花茶包就打发了。

*床褥
凉席是夏天的必备,加上一个小毯子和空调就是酣睡一晚上。

依旧不习惯在办公室里午休,很难入睡且趴得很累,基本上就是刚跟抱枕亲密接触完,灯就亮了。

*相架
我们有一个小白板挂在墙上,上面可以贴照片。

不过好像好久都没换过照片了,呃。白板上的留言倒是经常更新。

*书籍
有杂志,图书馆里借来的《新周刊》之类。

有大部头,郎咸平、富爸爸之类。

当然还应该包括手机里的电子书,车上时间全靠它打发了。

*植物和动物
还是木有。。。。这么多年,一直保持该栏位无话可说的尴尬。

生活在此时,生活在2010年夏。

转眼间过完年过来也有三个月了。

刚来的时候还在计划什么时候换工作,什么时候看世博,

然后就转眼都到了。

最近我们公司很火,连常年不看新闻的人都知道。

父母打来电话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跟他们讲,可能是因为模仿吧。

他们还喃喃:又不是啥好事,有啥好模仿的。

不明白的事情很多,每个人都怀着理想。

只不过有些高挂,有些陨落。

拒了好几家公司。

一般来说:我想去的公司我就跟他谈理想,我不想去的公司我就跟他谈待遇。

结果到目前为止:我谈完待遇的公司都没再跟我联系过;我谈理想的公司一个都还遇着。

要不,就先在这世界500强力先干着?

时光匆匆匆匆流走,也不也不回头,

看我变成糟老头。

我继续完成去年坚持了一半的健身计划,

挥一挥手,和小肚子说拜拜。

最近不快事有三:考试、工作、找工作。

自作自受的考试在本月中就要迅猛的来临了,而今天我才把书看完了一遍,题做了两套。虽然自我安慰了无数次“这种职业考试没问题”的荒谬论调,但只要此事挂在心头,总是让人觉得一事未完。

工作就不提了。最近做了planner,在case遇到瓶颈时却总是畏缩在老大后面,懒得提意见,整个就一犬儒主义者。我咋就没想过要站出来说这方案不行呢?其实并非没想过,而是说了没用。话说回来,我还是一犬儒主义者,离彪悍的人生还差点距离。

找工作这事就更不靠谱了,投了大公司,大公司没消息,没投的小公司倒是天天打电话来让我去面试。整个就是一“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故事的翻版。得,不如看看积极面,做个好蛋。

还是一片蔚蓝的海,再次经过维多利亚港时,我们还是忍不住再次惊叹这里的海水蔚蓝如斯。

其实,蓝天白云蔚蓝的海不止存在于我们的小学课本里,换个地方走走,总会有你需要的精彩。

喜怒哀乐总无常,多姿多彩乃人生之常态。

============大量照片/真相的分割线==================

其实每次旅行的大多照片,我都会存在我的相册里。这次也不例外,我会尽量给每一张照片起个标题的,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