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交上辞职报告的时候,我并没有轻松多少。

毕业之后来到的这家公司,近期频频出现在网络和杂志上,很多时候,他们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多带着悲悯的腔调,让我很难过。可我也无法反驳,因为他们说的都是事实,虽然这些事实并未强加在我的身上,可是他们提到的这些人天天都在我的身边经过,想起来也让人悲上心头。我无法拯救他们,有时候,我甚至连自己都无法拯救。

在公司做了两年,从光有理论知识到现在可以带一个小团队运作,我承认自己有些成长,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开始我也讲不出哪里有问题,就是觉得忙啊忙,然后见过太多异常会处理大多异常时,时间突然变得琐碎,就像是白天打了一天的小地鼠,到了晚上,精疲力尽地回到住所,你刚打开电脑准备看下新闻,突然又接到电话,要你继续去处理那些偷偷溜走的、没来得及处理的地鼠。

后来,觉得自己真的是这个工业帝国的螺丝钉,每天就在那转啊转。当然,也会有有成就感的时刻,直接面对美国客户,跟他们交流,可是当这一切流程化以后,我又觉得自己是一颗螺丝钉,不过是高级些的罢了。

再然后的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人最重要的是时间,所以我不再逃避。继续窝在这里很容易,每年加点工资,每两年升一次职位,而且日子也可以越来越舒坦,跟同学比比,虽然不是最好但也不算坏,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来现在就可以看到10年后的我的样子。

所以,在“正确的做事和做正确的事”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做正确的事,因为正确的做事太容易,你的经验可以告诉你如何正确,如何避免过失,去做就好了。可是做正确的事需要判断和魄力,毕竟,“正确的事”很难去评估。

现在往回看,觉得就是少了点乐活吧,为一份不喜欢的工作努力奋斗,没有比这更讨厌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