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朋友说要过来看看
我们去了钱柜唱到凌晨3点
晚上风很大,夜很深
包房里面的白酒和嘉士伯让我们觉得很暖

我的师傅要离开了
他们知道后跟我师傅抱头倾诉
说你一定要好好的不管走哪了都要多联系
我坐在一旁静静地听他们聊天
都是一些很生活的话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
到头来都得面临无奈的选择

大哥点了《朋友》要跟师傅一起唱
我忽然觉得这样的场面真让人感动
即使我们五音不全唱歌不在调
几个大男人肩并肩唱《朋友》
不需要煽情不需要解释

我总觉得在这样的一个城市里的我们都太不容易了
大家白天上班不苟言笑带着伪善的面具
夜幕下面各回各家独自疗伤
可是有这一帮朋友
一切都可以随风而去

睡了四个小时后七点半我准时起床收拾收拾然后去参加同事的婚礼
两人都是教会的教友
从相识到结婚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
婚礼办的很西式
请来了神父和唱诗班一干人等
我很喜欢圣经里的这段造女人的故事
神父说造出女人后就要陪伴男人、同心协力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第一回参加婚礼这么认真地去享受完所有的过程
音乐响起新郎新娘走向神父身前不过10米
他们走了2分钟
为了这一刻他们等了太久
能看出他们幸福而庄严的表情

YES I DO
那是一生的承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很少认真
我明白很多,却讲的很少
我怕我说出来后会伤害到别人
可是我发现有时候我会想的太多
所以有时候讲出来会比较好
哪怕真的会伤害到别人
起码我自己会很爽

但是你们都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
我只能把我能做到的做尽
剩下的交给你们去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