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Fisu 2015

后黄金时代,我们热爱生活,我们无处可逃

存档

分类: Record

赶在了世博会的最后一周,我来到了上海。
其实也不是特意去赶,恰好就在那个时间,去了上海而已。
可是,我都没有考虑要不要去世博,因为我从来都是一个不喜欢排队的人,那么多人,不去凑热闹就是了。
上海四处还是有很浓郁的世博气息。

白天的CBD看起来也还是有模有样的。

上海的故事记述完毕,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大城市嘛,真的都是一样一样一样一样的呀。
———-建筑分割线———

附赠翠鸟/LL/我在上海双年馆的照片一张,这好像是我们这次唯一的一张合影了……

那天交上辞职报告的时候,我并没有轻松多少。

毕业之后来到的这家公司,近期频频出现在网络和杂志上,很多时候,他们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多带着悲悯的腔调,让我很难过。可我也无法反驳,因为他们说的都是事实,虽然这些事实并未强加在我的身上,可是他们提到的这些人天天都在我的身边经过,想起来也让人悲上心头。我无法拯救他们,有时候,我甚至连自己都无法拯救。

在公司做了两年,从光有理论知识到现在可以带一个小团队运作,我承认自己有些成长,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开始我也讲不出哪里有问题,就是觉得忙啊忙,然后见过太多异常会处理大多异常时,时间突然变得琐碎,就像是白天打了一天的小地鼠,到了晚上,精疲力尽地回到住所,你刚打开电脑准备看下新闻,突然又接到电话,要你继续去处理那些偷偷溜走的、没来得及处理的地鼠。

后来,觉得自己真的是这个工业帝国的螺丝钉,每天就在那转啊转。当然,也会有有成就感的时刻,直接面对美国客户,跟他们交流,可是当这一切流程化以后,我又觉得自己是一颗螺丝钉,不过是高级些的罢了。

再然后的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人最重要的是时间,所以我不再逃避。继续窝在这里很容易,每年加点工资,每两年升一次职位,而且日子也可以越来越舒坦,跟同学比比,虽然不是最好但也不算坏,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来现在就可以看到10年后的我的样子。

所以,在“正确的做事和做正确的事”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做正确的事,因为正确的做事太容易,你的经验可以告诉你如何正确,如何避免过失,去做就好了。可是做正确的事需要判断和魄力,毕竟,“正确的事”很难去评估。

现在往回看,觉得就是少了点乐活吧,为一份不喜欢的工作努力奋斗,没有比这更讨厌的事情了。

读书和环游世界,你选哪个?

放眼望去,这些年来一直在折腾,就拿这个blog程序来说吧,换来换去用过oblog、LBS和现在的wordpress,用oblog是因为习惯,有一天发现它升级了、程序跟以前不兼容了,遂动了尝鲜的念头,于是换了LBS,其实LBS并没什么不好,用了一年,又跟风用了WP。说实话我玩不转MySQL,加上又遇上无良IDC(也有可能是国内网络环境确实太差吧),站停了两个月,直到今天,如你所见,站又开了。

上一篇还在说时光匆匆流逝,来不及抓住时间的尾巴,两个月过去,也还是这样的感受。寻寻觅觅中,似乎一直都在找寻那个最新的事物。软件要用最新版本的,手机要刷最新的固件,淘汰还可以用的家用电器欢换新的。回过头来,那些抚着旧吉他的人也正在那弹奏最美妙的音乐。

回到当下,从生活在此时开始吧,拒绝浮躁。人生路还很长,每个人都要活一辈子的。

*头发
自从08年去路边店剪了一个贼短的傻发型以后,我每次剪头发都要跟发型师讲,打薄,稍微修一下就可以了。

从此3年来我再没有换过发型。

*喝的

换个了住所后,我们有了个小冰箱,于是小小的冷冻仓里装满了绿豆妹妹、随变之类的雪糕。

我承认我还是很喜欢这样的冷饮。至于喝的,在办公室每天一个茉莉花茶包就打发了。

*床褥
凉席是夏天的必备,加上一个小毯子和空调就是酣睡一晚上。

依旧不习惯在办公室里午休,很难入睡且趴得很累,基本上就是刚跟抱枕亲密接触完,灯就亮了。

*相架
我们有一个小白板挂在墙上,上面可以贴照片。

不过好像好久都没换过照片了,呃。白板上的留言倒是经常更新。

*书籍
有杂志,图书馆里借来的《新周刊》之类。

有大部头,郎咸平、富爸爸之类。

当然还应该包括手机里的电子书,车上时间全靠它打发了。

*植物和动物
还是木有。。。。这么多年,一直保持该栏位无话可说的尴尬。

生活在此时,生活在2010年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