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Fisu 2015

后黄金时代,我们热爱生活,我们无处可逃

存档

分类: Moan

周四倦怠

12月 9

当年我周末只休息一天的时候,还没咋觉得周末不经花—周六加班,周天休息一天,先是睡上半天,然后再逛逛街,挺惬意。现如今我终于名正言顺的有了个双休日,却总觉得周末呼呼呼就过去了,反而过不够周末了。

人是会懒散的吧,网上曾有一个“勤奋小人”和“懒惰小人”的段子—可以明确的是,在时光的推移中,我们的“勤奋小人”都被打死了。

眼看就要周五,周末的气息扑鼻而来,于是周四上班格外倦怠,脑袋昏昏沉沉。说来也怪,我进了新公司以后,在办公室里昏昏沉沉的感觉占到大多时候,莫非是被办公室里的无线网络给辐射的?要不怎么解释一出差我就精神倍儿饱满呢。

好了,又要到年末了,旧的愿望还没发生,却又要许几个新的。平时没细想过啥愿望,但过年的时候总会匆匆许几个,生活总要有点盼头,仅此而已吧。

由于要寄个快递回家,白天又没有时间,只好晚上下班以后向顺丰下单让他们安排上门取件。

8点半。顺丰哥哥敲门的时候满头大汗,我耳朵上还挂着小白打来的电话,见顺丰哥哥急匆匆的让我准备好要寄的物品,我也赶紧拿出准备好的东西,然后写运单,顺丰哥哥急的不行,夺过我的笔让我念,他自己写,期间还接了催他赶紧回站的两个电话。

我问他是要赶当天航班吧。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我也是搞物流的。他笑笑,说他也是学物流的,没想到毕业后做了个快递员。

顺丰哥哥进来之后虽然很急,但一直都很阳光。我听说他也是学物流,心里更有了好感。顺丰哥哥走的时候,我望着他的背影,忍着,默念着想说却没对他说处的话:顺丰哥,好好干,会有属于你的明天。

转眼间过完年过来也有三个月了。

刚来的时候还在计划什么时候换工作,什么时候看世博,

然后就转眼都到了。

最近我们公司很火,连常年不看新闻的人都知道。

父母打来电话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跟他们讲,可能是因为模仿吧。

他们还喃喃:又不是啥好事,有啥好模仿的。

不明白的事情很多,每个人都怀着理想。

只不过有些高挂,有些陨落。

拒了好几家公司。

一般来说:我想去的公司我就跟他谈理想,我不想去的公司我就跟他谈待遇。

结果到目前为止:我谈完待遇的公司都没再跟我联系过;我谈理想的公司一个都还遇着。

要不,就先在这世界500强力先干着?

时光匆匆匆匆流走,也不也不回头,

看我变成糟老头。

我继续完成去年坚持了一半的健身计划,

挥一挥手,和小肚子说拜拜。

最近不快事有三:考试、工作、找工作。

自作自受的考试在本月中就要迅猛的来临了,而今天我才把书看完了一遍,题做了两套。虽然自我安慰了无数次“这种职业考试没问题”的荒谬论调,但只要此事挂在心头,总是让人觉得一事未完。

工作就不提了。最近做了planner,在case遇到瓶颈时却总是畏缩在老大后面,懒得提意见,整个就一犬儒主义者。我咋就没想过要站出来说这方案不行呢?其实并非没想过,而是说了没用。话说回来,我还是一犬儒主义者,离彪悍的人生还差点距离。

找工作这事就更不靠谱了,投了大公司,大公司没消息,没投的小公司倒是天天打电话来让我去面试。整个就是一“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故事的翻版。得,不如看看积极面,做个好蛋。

今天下午下班前给你发短信,说我晚上回来不玩游戏了。

你说,谁玩谁是猪。

回来之后看完两集《豪斯医生》,我又耐不住想玩。

为啥不让我玩啊,要不,你回来也别看土豆试试?